首页 资讯 正文
特斯拉FSD被传将入华,逼着余承东亏本卖智界S7?
来源:路咖汽车 2023-11-20 17:41:50 26117浏览

收藏

分享

0

26117

日前举办的广州车展上,华为终端BG CEO余承东回应了在之前智界S7发布会上说出的“亏钱卖智界S7”的说法。余承东提到“更多的年轻人他们购买力还是有问题,我们希望他们能体验到华为的智能驾驶”。从余总的说法来看,智界S7的亏本原因主要是希望年轻人以更低的价格体验到华为智能驾驶。

同样,被当做智界S7竞争对手的特斯拉Model 3,在迎来2次涨价之后,近期还传出了FSD即将入华的消息。同为25-26W起售的纯电动轿车,智界S7面前绕不开的肯定是特斯拉Model 3。尤其是当FSD全面入华之后,两辆车型从功能到价格都有一股“针尖对麦芒”的势头。

那么问题来了,让智界S7亏本卖的真正原因,是余总让大家都能体验智能驾驶的良苦用心,还是面对FSD即将入华所做的对应决策呢?

特斯拉FSD入华,该慌张的应该是谁

11月18日,特斯拉博主WuWa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特斯拉FSD即将进入中国,一切准备就绪,但特斯拉尚未正式宣布这一消息。同时,有国外媒体发现,特斯拉已经开始为欧洲、中国和澳大利亚新车主提供包含FSD测试版信息的用户手册。这些信息表明,特斯拉FSD正式入华或许已经没有那么遥远。

不过有意思的是,极越CEO夏一平引用了一则海外博主的推文,并表示“纯视觉城市NOA的PK就要开始了”。作为同样采用纯视觉方案的极越01,如果特斯拉FSD入华它将会是最先进入PK场的品牌。

不过,第三季度就交付24万辆(根据特斯拉三季度财报数据)的特斯拉,它的目标不可能仅仅瞄准极越一家。很有可能的是,国内所有支持城市NOA的品牌都将会受到特斯拉FSD带来的挑战。

而国内卷NOA最凶的几家品牌,莫过于华为、小鹏、理想。这三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使用了雷达+摄像头的混合方案来实现城市/高速NOA领航辅助。当成熟的纯视觉NOA进入战场,特斯拉拥有绝对的成本优势。

我认为或许这次特斯拉FSD入华,最该慌张的是华为,这也是华为技术路线所决定的。

华为的GOD网络与雷达强绑定,才是亏钱主因

在今年的智能驾驶系统中,华为ADS 2.0高阶智能驾驶系统基本上可以被称为业界“教科书”式的典范。在多家媒体评测智驾体验中,不依赖高清地图实现智能驾驶、搭配不断的AI训练以优化应对复杂场景,这两点基本是华为ADS 2.0的主要优势。

而在华为ADS 2.0系统中,最重要的两个关键词是GOD(通用障碍物检测网络)和PCR(道路拓扑推理网络)。简单来说,GOD网络解决了汽车“看得懂物”的问题,PCR解决了汽车“看得懂路”的问题。

华为GOD网络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创新,因为GOD网络的出现拥有更强的感知能力和决策能力。其中感知能力的提升,得益于华为利用了其激光雷达,将摄像头和激光雷达汇入一个时空网络,之后进行感知处理。

由于华为GOD网络采用方式是Occupancy network占用网络算法,这种算法就是将世界划分为N个网格单元,摄像头和雷达采集的数据定义哪个单元格被占用,从而获得不同体积的3D占用网络成像。也就是说,华为GOD网络的实现,既需要视觉向的摄像头,又需要激光雷达,两者实现了深度绑定。

另外,华为GOD网络同样是一套基于人工智能的自动驾驶系统,但华为的逻辑并不相同。华为GOD网络的逻辑是汽车发现有价值(陌生)的场景发送云端自动标记,通过NeRF算法构建3D空间。华为将算法训练从汽车端后置到服务器端,用NPU算力芯片来解决算法训练问题,汽车端则更多收到算法OTA部署后实现更新。

我们可以将整个智能驾驶分为几个环节,感知(看or扫描)-标记-学习-处理。华为GOD网络就可以将标记与学习这两个耗费算力资源的事情后置到服务器端解决,汽车就只需要负责“看”和“开车”就好了。

而特斯拉采用完全不同的思路,尤其是即将上线的V12版本,被马斯克成为“端到端”的自动驾驶系统。V12的FSD内核利用了AI程序和神经网络,车辆的AI程序通过不间断地拍摄画面,和特斯拉积累的历史数据进行对比,找出接近的场景,然后AI去学习当时人类怎么操作。

所以特斯拉FSD的处理流程可以理解为:看-对比-寻找经验-学习-处理。实际上特斯拉利用了神经网络,将更多的处理权放在AI上。借助于特斯拉拥有的海量用户数据和特斯拉超算中心,将这些数据喂给AI并不是件多困难的事。

所以从逻辑来看,华为GOD系统倾向于“看”和“标记”,特斯拉FSD更倾向于“看”和“学习”,两者有着根本性的不同。这也意味着,华为GOD网络的实现必须要借助于激光雷达等N多传感器。

ADS 2.0硬件做了精简,但与特斯拉相比还是贵

熟悉华为智能驾驶的朋友应该会记得,华为的智能驾驶硬件经历了ADS 1.0和ADS 2.0两个版本。华为ADS 1.0需要拥有3个激光雷达、13个外部感知摄像头、6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如今阿维塔也在使用这套方案,但车企号称成本过高,甚至达到10万上下。

华为ADS 2.0就将激光雷达数量减少至1颗,外部感知摄像头11个,毫米波雷达3个,甚至芯片都减掉了一块。根据相关资料,这套价格停留在3万元以内,ADS 2.0的硬件成本明显减少。

智界S7也使用的是ADS 2.0硬件,也意味着光这套传感器就3万元成本了。如果以预售价格来算的话,不支持智能驾驶的智界S7售价25.8万,支持智能驾驶的版本售价29.8万,两者相差4万元。算上支持高阶智驾的S7 Max版增加了155km续航的话,确实智界S7会存在亏钱的问题。

不过反观特斯拉,特斯拉使用纯视觉方案,全车只有8个摄像头。特斯拉8个摄像头硬件成本仅为200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1400-1500元。相对于华为的3万元的感知硬件,特斯拉摄像头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加上FSD功能的特斯拉Model 3焕新版售价为32.54万(其中包含FSD完全自动驾驶能力6.4万元),支持智驾功能的智界S7 Max也要29.8万起,两者之间仅相差不到3万元。余承东说智界S7亏钱卖这件事,确实并非口嗨。

不过,现在的特斯拉Model 3可是经过两轮涨价的价格,特斯拉对成本的控制要明显比华为现有模式更有效。如果特斯拉FSD入华再降到之前的价格,到时候会亏得更多。

智界S7现在采用的亏本卖车操作,或许是特斯拉FSD入华之前抢占市场的唯一有效操作了。

未登录 车友评论0人参与
0/500字
输入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2998作品

秉承专业态度,创作有趣的汽车内容,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