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内容

造车新势力因何而焦虑?

2018-05-14   类型:行业  来源:买车网  作者:王帅
分享:
作为汽车行业的后来者,伴随着造车新势力的除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赞誉,也有“PPT造车”的质疑,外界更开始给它们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对于新势力来说,唯有“活下去”才能有机会与传统车企一较高低。

对造车新势力而言“靠不靠谱”显然成了当下热点,在刚刚过去的2018北京车展中,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更是直言:“互联网公司造车就是一天到晚在瞎忽悠老百姓。”


对此,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在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现场坦言:“我觉得绝大部分造车新势力不靠谱,直说就是90%以上不靠谱,这是肯定的。所以李书福说的一点都没错。”


买车网

5月12日,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第二天,一场议题为“新势力有没有焦虑”的讨论吸引了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车和家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SF Motors副总裁许林以及知名评论人石述思等业内人士的讨论。


作为汽车行业的后来者,伴随着造车新势力的除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赞誉,也有“PPT造车”的质疑,外界更开始给它们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对于新势力来说,唯有“活下去”才能有机会与传统车企一较高低。然而,面对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的造车新势力,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在近百家新势力中能存活的不超过十家,90%将黯然退场,造车新势力除梦想外更多的是焦虑。


领跑汽车朱江明:创新是缓解焦虑的良方


“造车新势力有焦虑是必然的。”对于造车新势力是否存在焦虑,朱江明给出肯定的答案。他表示,在中国的政策下,造车新势力一定是焦虑的,包括牌照问题等等。但也确实有很多机会,因为在现在政策下比以前的创业相对来说环境要好了非常多。


朱江明认为,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首先要在模式上进行创新。“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跑在别人的前面,才有可能从小变大,汽车是一个长跑,我们也始终认为汽车行业是要比耐力,需要10年、20年的时间去成就一个企业。”


“创新方面,以特斯拉为例,其整个研发体系、整个市场体系都做了非常大的变革,这跟传统的车企不同,值得新造车企业学习。拿零跑来说,我们很多核心的零部件采用自研的模式,包括像互联系统、动力系统、智能驾驶系统等等。”朱江明如是说。


朱江明坦言,对新势力而言谁能最后成功没有答案,进入这个行业,电动汽车还是跟传统汽车有很大的不同,利用我们原有的一些优势,可能可以闯出一片天地,用更多的创新跟一些车企进行PK,推动汽车产业的发展,这是我们进入这个产业的初衷。


车和家李想:造车新势力90%不靠谱


“新势力绝大部分都不靠谱。”对于李书福对新势力造车的看法,身为造车新势力一员的李想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消费者并不会因为我们是新势力而同情我们,他们对新势力的要求甚至比传统车企还要严格,但正因如此,存活下来的新势力一定是表现非常优秀的。”


李想表示:“在刚刚过去的北京车展已经很好的证明了消费者到底想要什么,消费者想买的是一辆智能电动车,而不是一辆电动车,智能化是所有造车企业必须要精准抓住的。”


而议题讨论期间,李想也就前段时间车和家用于共享的SEV项目流产进行了回应,他认为,SEV项目实际上不算失败,“如果没有这个产品我们也就不可能与滴滴进行合作。”他直言,车和家从成立之初就一直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生产中高端车,另一方面是对于出行的探索。“SEV是车和家探索路上所迈开的一步,以此来研究如何降低每公里的成本、如何提升体验以及如何变得更安全。”


赛麟汽车王晓麟:如何让消费者买单是赛麟的焦虑


“赛麟是与众不同的,它既是新势力同时也是造车的老行家。”王晓麟坦言,和有35年品牌历史的美国超级跑车品牌赛麟合在一起,其每天都很焦虑,“但梦想与焦虑是一对孪生兄弟,今天焦虑多一点那么未来机会就多一点。”


王晓麟认为,有梦想的人必然焦虑,而焦虑则是前进的动力。对造车新势力而言,安全和续航里程所带来的焦虑无疑是最先要解决的问题。此外,他认为:“一个优秀的造车企业,应该是消费者想要一款什么样的产品,车厂就能做出这样的产品。如果一款车需要向每个消费者解释为什么要够买它,那么它就无疑是失败的。”


在王晓麟看来,当今新旧势力的竞争这一话题炒得火热,但实际新旧造车势力应当是互补的。“新造车势力没有传统汽车的经验知识,如何把这个路径缩短,就是和那些已经试过错的传统企业合作。”而对于目前造车新势力普遍焦虑的牌照问题,王晓麟则认为:“这不是我们现在焦虑的问题,比起牌照赛麟更焦虑产品如何让消费者买单。与大的传统造车势力相比,我们没有试错的机会,第一款产品就必须获得成功。”


SFMOTORS许林:用户需要什么样的汽车是SF首先考虑的


对于焦虑,许林直言:“和其他新势力一样,我们也有焦虑。但焦虑是因为有理想,在进行技术准备、生产准备才有焦虑,对市场有任务才有焦虑,我认为这种焦虑是整个行业存在的,对推动行业发展是有利的,正是因为有焦虑才有机会。”


对于牌照,许林表达了和王晓麟一样的态度:“SF Motors没有牌照的焦虑。不管是有牌照或者代工合作,这只是现阶段发展的市场的两种选择而已,新能源汽车没有牌照的企业,完全可以给跟传统汽车企业合作,向他们学习传统汽车制造的经验,同时SF也愿意从制造共享、技术开放这个角度对行业开放。”


在许林看来,对于用户需要什么样的新能源汽车和智能汽车才是SF首先要考虑的。对于SF的产品,许林显得信心十足:“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我们首先从技术上,特别是智能驾驶三电系统里的驱动,以及整车的安全方面,做了大量的深入的研发工作,也是凝聚了全球的优势资源和结合了本土化的几个研发团队来打造的新能源汽车,与此同时也和国内相关的互联网结合来打造智能网联系统,使我们的整车在‘四化’都具备相当的深度和力度。”


石述思认为:“焦虑是一种病,汽车让我们奔向自由,只是我们在过程中可能由于污染问题、疲劳驾驶问题、技术不过关问题,会付出相应的代价,一个好的汽车浪潮正在来临,新‘四化’来临、新零售来临,能让我们的自由得到更多的尊重,能让我们的内心得到更多的安慰,而不是继续沿着浮躁这样一个狂暴的浪潮前进。”


石述思表示,未来新势力在市场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挑战,但新旧势力应该挽起手来,抓住中国汽车行业的机遇,建立一个更加友好的竞争环境。


而对于新旧势力的交锋,徐长明则以旁观者的角度提出了看法,他认为,在众多造车新势力中,对传统汽车制造有敬畏之心的更有可能成功。


“汽车是需要长期积累才能做好的产业。如果以互联网高速的思维来造车,那么日后难免会出问题。对于新造车势力来说,应该抱着‘传统汽车能做到我也能做到’的心理,而不是依靠其他来弥补,这是不行的。造车新势力应当在把互联网优势发挥出来的同时,尊重汽车的规律,这样才会有成功的保障。”徐长明如是说。


(责任编辑:帅帅)
分享:
已有
 
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