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开源节流 亏损减半 蔚来走出“至暗时刻”了吗

2020-03-23    类型:行业    来源:转载    作者:北京商报

【摘要】在缩减成本和提升销量共同作用下,曾面临退市的蔚来终于等来业绩好转的一天。3月18日晚间,蔚来发布财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同比分别收窄17.7%和51.1%,两项数据均明显好转。不 ...

在缩减成本和提升销量共同作用下,曾面临退市的蔚来终于等来业绩好转的一天。3月18日晚间,蔚来发布财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同比分别收窄17.7%和51.1%,两项数据均明显好转。不过,由于现金流告急,蔚来并未摆脱生存危机。进入2020年,蔚来能否成功获得更多外部融资,并实现“毛利率二季度转正,四季度达到两位数”的全新目标,仍有待观察。

成本缩减销量提升

蔚来发布2019财年四季度及2019财年未经审计财报显示,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四季度总营收28.483亿元,同比减少17.1%;全年营收78.2亿元,同比增长58%;四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8.93亿元,同比收窄17.7%;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14.13亿元,同比收窄51.1%。

蔚来四季度亏损同比收窄的背后是成本的缩减。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蔚来销售成本为31亿元,同比下降9.3%;研发费用为10.26亿元,同比下降32.3%;销售及管理费用为15.46亿元,同比下降20.5%。

同时,蔚来全年亏损同比减半,则得益于销量的大幅提升。2019年,蔚来ES8和ES6累计交付量为2.05万辆,同比增长81.2%。与此同时,蔚来全年销售及管理费用仅增长2.1%。

蔚来首席财务官奉玮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实施一系列举措优化组织结构和提升运营效率,这些举措将为2020及以后大幅度降低运营费用,并提升我们的现金流。蔚来将继续在各业务端提升运营效率,积极改善利润表现”。

据了解,2019年蔚来曾两度削减员工人数,员工总数从年初的近1万人调整至目前不到7000人。2019年四季度,蔚来还采用成本更低的NIO Space销售渠道,具体形式为与合作伙伴共同拓展NIO Space,并采用按成交付量向合作伙伴付费的结算模式。

进入2020年,蔚来的销量开始面临新的压力。受疫情影响,蔚来在财报中预计,2020年一季度交付量为3400-3600辆,环比下降约56.2%-58.7%,同比下降约9.8%-14.8%;总收入为12.09亿-12.732亿元,环比减少约55.3%-57.6%,同比减少约21.9%-25.9%。

不过,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对一季度利润前景仍保持乐观。他认为,即使面临疫情带来的压力,2020年一季度蔚来的亏损也有望比2019年四季度减少35%。

现金撑不了一年

尽管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有所改善,但蔚来并未摆脱生存危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蔚来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10.56亿元,而在2018年底,这一数字为83.45亿元。李斌表示,蔚来的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和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运营资金和流动资金。

同时,蔚来还遭到投资方减持乃至清仓。今年2月,淡马锡控股、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资本已不再持有蔚来股份;截至2020年1月24日,淡马锡控股持有蔚来的股份比例也由2019年2月的5.4%降至1.8%。业内人士认为,投资方减持是对蔚来发展前景的不看好。

在此情况下,蔚来开始寻求通过其他渠道来改善资金状况。2月6日,蔚来宣布完成累计约1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投资方为两家亚洲投资基金,数额分别为7000万美元和约3000万美元。3月5日,蔚来宣布再次完成2.35亿美元可转债融资。

不仅如此,蔚来还找到一位新投资者。2月25日,蔚来宣布与合肥市政府签署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的框架协议。据了解,合肥市政府将通过指定的投资公司并联合市场化投资人,对蔚来中国总部项目进行投资,预计投资总额将超百亿元。不过,李斌表示,目前双方的最终合作协议尚未签署。

“为缓解资金紧缺,蔚来需尽快拿到来自合肥市政府的投资。”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合肥市政府的资金支持怎样投向蔚来中国,是股权、债权还是其他形式,将直接影响李斌在蔚来中国的话语权。另外,在蔚来中国未来发展中,如何处理与合肥市政府、代工伙伴江淮汽车的关系等,都将成为李斌需要解答的问题。

毛利率成核心追求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获得来自合肥市政府的投资能缓解资金短缺的问题,但要真正摆脱生存危机,蔚来仍需进一步控制好成本,解决“越卖越亏”的问题。

事实上,蔚来也早已已经意识到。“提高毛利率是蔚来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供应链的优化、电池包成本的持续降低、生产规模上升和管理优化带来的车均制造费用下降,让我们有信心实现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两位数的目标。”李斌说。

财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蔚来毛利率仅为-8.9%,同比下降9.3%;全年毛利率为-15.3%,同比下降10.1%,即使排除电池召回成本的负面影响,全年毛利率也依然仅为-10.9%。

蔚来财务副总裁曲玉表示,毛利率与销量、售价、成本几个参数有关。销量方面,蔚来有信心实现2020年销售目标;售价方面,通过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等更具吸引力的选装包,蔚来有信心保持甚至实现更好的平均整车销售价格;成本方面,电池成本将会进一步下降,其他零部件成本可减少10%。

对于电池包成本的下降空间,李斌表示,2020年四季度蔚来会推出容量100度电的新电池包,在不影响车辆性能和续航的情况下,蔚来能够做到每瓦时成本与2019年四季度相比下降20%。

根据计划,2020年蔚来将交付两款新车型。其中新版ES8将在4月开始交付,智能电动轿跑EC6预计将在9月开始交付,该车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Y,并将根据Model Y的交付情况制定自身价格。

李斌表示,蔚来后续会将EC6的毛利率当成一个很重要指标。“EC6和ES6共用件非常多,EC6上市时我们电池包成本应该下降比较多。不管是什么定价策略,我们对EC6的毛利率有信心。”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EC6在内的蔚来各车型毛利率,除受定价策略影响外,也受产量影响。据了解,自2018年4月江淮开始为蔚来代工生产ES8以来,蔚来每月要按车向江淮支付制造费,并在三年内对其经营亏损进行补偿。曲玉称,随着产量增加,生产补亏会减少。

由于蔚来采取订单生产制,因此蔚来汽车的产量直接与销量挂钩。如果想让毛利率实现两位数,蔚来需要达到怎样的销量规模?对此,李斌表示,“合肥工厂复产后,一般来说每月4000辆是比较经济的点,我们认为在今年往后有机会达到该数量”。

(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如本作者有异议请与本网站联系)

(责任编辑:张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