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AUTO丨在“最坏”的时期,作最坏的打算

2019-09-09    类型:行业    来源:转载    作者:功夫AUTO

【摘要】随着国内各大上市车企陆续披露的半年财报,中国车市的信心似乎又再一次陷入“冰点”。 事实上,在最近公布的17家国内上市的乘用车企业中,仅有6家车企出现了亏损。另外的11家,仍然实现着盈利。 虽然情况并没有 ...

随着国内各大上市车企陆续披露的半年财报,中国车市的信心似乎又再一次陷入“冰点”。

事实上,在最近公布的17家国内上市的乘用车企业中,仅有6家车企出现了亏损。另外的11家,仍然实现着盈利。

虽然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但较去年同期有着较大跌幅的净利润却一再敲响了行业的“警钟”:中国车市已然步入最坏时期,是以退为进,还是继续蒙眼狂奔,企业都必须作出选择。

功夫汽车认为,从上半年实现盈利137.64亿元的上汽集团,到上半年大幅亏损了22.40亿元的长安集团,这当中的差距不仅是“天堂到地狱”的距离,更是描绘了一幅中国车企在车市结构调整时期的“众生相”。

仅3家车企净利实现同比增长

在目前已公布半年财报的17家上市车企中,仅东风集团、比亚迪以及北汽新能源3家的净利润实现了同比增长。

其中,比亚迪的盈利增长幅度最大,达203.61%,为14.55亿元。

毫无疑问,比亚迪今年上半年暴涨94.5%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是助推利润增长的一大动力。今年上半年,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4.57万辆,已然占到上半年总销量逾6成。

另一方面,与比亚迪今年上半年高达621.84亿元的总营收相比,14.55亿元的归股净利润在其他上市车企看来,实则并不是那么出色。

同样地,另一家以新能源汽车为主营业务的北汽蓝谷,虽然其今年上半年实现了盈利,但盈利的情况仍不甚乐观。

报告显示,北汽蓝谷2019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24.42万元,同比增长9.70%。然而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亏损1.23亿元。

也就是说,在补贴退坡之后,北汽新能源的盈利情况,或将遭受到极大的考验。

作为“3家净利润实现增长”中的最后一家,东风集团也是这17家上市车企中唯一一家在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滑16.36%的情况下,归股净利润仍有着同比5.34%增长的车企。

对于2019上半年度的业绩变动原因,东风集团表示,上半年,公司强化汽车库存管理,降低“两金”占用,公司在汽车行业发展遭遇较大下滑情况下,净利润率达17.5%,保持稳定水平。

尽管如此,摆在东风集团面前的难题还有不少。例如销量断崖式下滑的神龙汽车,以及东风英菲尼迪如何尽快进入主流阵营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重庆系”车企遭遇重创

在亏损的几家上市车企中,总部均位于重庆的小康股份、力帆汽车和长安汽车,无疑成为了上半年亏损最严重的三家。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小康股份的归股净利润同比大跌218.81%,亏损了2.81亿元,由盈转亏。

而力帆汽车的情况则更为严重,利润下跌幅度同比高达859.98%,在去年上半年仍有着1.25亿元盈利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亏损了9.47亿元。

然而,他们两家亏损的额度加起来也不及长安汽车。长安汽车上半年财报显示,2019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2.4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39.1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29.1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18.53%。

功夫汽车发现,上述三家重庆车企,事实上都在经历着转型过程中的“剧痛”。

小康股份把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归结为“受公司新能源汽车业务持续投入的影响”。 据其在半年度报告中介绍,公司在2019年下半年将陆续推出三款新能源汽车,分别为高端电动汽车金康SERES SF5、大众型电动汽车东风风光E3和经济型电动汽车E1。

近年来,小康股份对智能电动车的投入逐年走高,可以说把企业的未来都押于此。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小康股份研发投入分别为4.75亿元、8.12亿元和16.62亿元,每年度的增幅都在100%左右。而且研发投入中用于智能电动汽车的占比也越来越高,2018年达8.91亿元,占总研发费用的53.61%。

相反,力帆汽车在亏损之后则是选择了另一条跑道。

“从汽车制造商向汽车贸易与服务商转型升级”是力帆意欲执行的下一阶段战略。同时,一众高管的调整也折射出力帆今后的主营业务或将重新放在摩托车身上,对于投入巨大的新能源汽车,力帆似乎按下了“暂停键”。

作为17家上市车企中亏损最严重的一家,失去了“利润奶牛”长安福特的支撑,长安汽车在转型时期所经历的“阵痛”,无疑最为激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长安汽车的半年报中,长安乘用车品牌和长安福特5、6月零售还是重回增长,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安汽车的二季度其实已经开始实现减亏。

数据显示,长安汽车二季度亏损额约1.44亿元,相对一季度近20.96亿元的亏损,环比已大幅减亏。

在长安汽车的规划下,将争取用3年左右时间让长福恢复到正常经营水平,即年产销量达80万-90万辆;而自主品牌将继续坚持轿车+SUV两条腿走路路线,加速向新能源+智能化趋势转型。

边缘者的自救

在一片愁云密布的车市半年财报中,几家已将近被“边缘化”的车企,情况愈发让人担忧。

拿正在进行“保壳”大战的海马汽车为例,尽管公司于今年4月和5月两次公告出售旗下相关房产,但今年上半年仍未摆脱亏损境地。上半年,*ST海马实现营业收入23.32亿元,较去年同期27.21亿元减少14.6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78亿元。

若海马汽车的主营业务及持续经营能力未能根本性改善,其一系列的“自救”行动最终还是徒劳无功。

形势同样严峻的还有众泰汽车。

借壳上市三年后,众泰汽车的经营状况愈发恶劣。数据显示,众泰汽车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大跌195%,亏损将近三个亿。

与此同时,众泰汽车最近在遭遇旗下子品牌君马汽车的经销商维权的困境,加上早前一众高管离职,今后的发展让人担忧。

另一方面,目前拥有蔚来和大众两家合资企业的江淮汽车,日子也不好过。

财报显示,上半年江淮实现营业收入270亿元,同比增长13.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减少23.46%。事实上,这已经是江淮汽车连续三年中报净利呈同比下滑态势。

作为蔚来和小鹏的代工企业,江淮和海马似乎也并未能借此在经营情况上得到改善,反而越来越亏。

说起“代工”,华晨集团的经营情况则截然不同。

2019上半年,华晨中国营业收入为19.04亿元,同比下滑16.74%;净利润为32.3亿元,同比下滑9.43%。

华晨是17家上市车企中,唯一一家净利润大于营收的业务。事实上,若扣除今年上半年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的贡献达35.52亿元后,华晨中国实则亏损了3.2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从近五年的数据来看,已是常态。今年4月12日,华晨中国宣布,由阎秉哲接任祁玉民,成为华晨中国新任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本集团若干职位。

随着2022年华晨宝马股比发生变化,留给华晨自主发展的时间,已然不多。

功夫拍案

在本轮上市车企的上半年财报中,功夫汽车发现,若以盈利的额度排名,实则变化不大。尽管上汽集团仍然是国内盈利能力最强的车企,但其下滑逾20%的盈利幅度已愈发让市场感到寒冷。

而比亚迪、北汽新能源这两家目前主攻新能源的企业获得的增长,或许多少能让企业看到未来的趋势,但若扣除补贴后,这两家车企的真实情况或许也未如账面般乐观。

由此,车市的这场“寒冬”或在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仍然存在,企业除了要加速转型之外,还应加强抵御抗风险的能力。

(责任编辑: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