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公社丨杀不死的特斯拉?

2019-03-14    类型:行业    来源:转载    作者:汽车公社

【摘要】继1月7日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内的超级工厂破土动工后,有关其中国工厂建设的消息又有了进一步进展。 3月8日,据外媒表示特斯拉已与中资银行签署一项12个月融资协议,规模最高5.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人 ...

杀不死的特斯拉

继1月7日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内的超级工厂破土动工后,有关其中国工厂建设的消息又有了进一步进展。

杀不死的特斯拉

3月8日,据外媒表示特斯拉已与中资银行签署一项12个月融资协议,规模最高5.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人民币),用于建造上海超级工厂。而据特斯拉提交文件显示,其已经与一银团修改资产抵押信贷协议,把循环信贷额度提高5亿美元至总计24.25亿元(约合人民币163亿元)。首批资金将用于建成组装生产线,以最快实现特斯拉“国产”。

而这样的做法从表面看来就是特斯拉在拿中国的钱挣中国人的钱。不过这样的做法在其早期美国本土市场上就有这样的做法,只不过形式上不同罢了。

依靠补贴生存

成立于2003年的特斯拉,于2006年推出其首款车型Roadster,这是一款基于路特斯Elise的电动跑车。虽广受欢迎,但因远超预期的成本,导致特斯拉出现财务危机。此后由于在研发费用上的高投入,特斯拉财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0年6月29日,特斯拉宣布上市,五个交易日就跌破17美元的上市发行价。

在其上市当年的一季度,特斯拉净亏损为2940万美元。其2010年-2013年财年净利润分别为-1.54、-2.54、-3.98、-0.74亿美元,造成持续亏损的元凶为其超出营收规模的研发费用。

杀不死的特斯拉

在量产走入规模化后,特斯拉2014年-2018年的营收出入分别为31.98亿美元、40.46亿美元、70亿美元、117.59亿美元以及214.61亿美元。营收收入在逐年增加,然而亏损仍在继续。刚刚过去的2018年,特斯拉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9.76亿美元,营业亏损为3.88亿美元。

除去高额研发费用的投入外,特斯拉采用直销模式,建设独立的售后服务中心,因而其在销售成本/常规/行政费用也是不容忽视的运营成本,也是造成其不断亏损的另一大主因。

由于特斯拉的财务杠杆水平过高,现金流为负,其公司债券曾一度被标准普尔系数评委B-垃圾级,而标普给出这样的评级远远不止出于特斯拉的财务状况表现不佳,还有其产品品类较为单一,产品未来市场表现不够明朗以及特斯拉在应对执行风险方面经验不足等等方面因素的考量。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以下简称马斯克)领导下的特斯拉最初几年时间里在资金方面一直处于“捉襟见肘”的状况,直到2009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参观特斯拉工厂,后者从美国能源部获得4.65亿元的无息贷款,其资金状况才出现好转。

杀不死的特斯拉

另外,自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前,特斯拉一直享受着美国政府的减税政策。这其中“绿色能源“退税就达到49亿美元。另外特斯拉作为美国新能源汽车典型代表,还享有碳排交易所带来的收入。因此特斯拉的运作模式被业界专家看来是一种高度依赖政府政策及财政补贴的商业操作模式。

凭借以奥巴马为首的民主党政府的青睐,马斯克领导下的特斯拉一步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不过这一切在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就出现了变数。

分道扬镳

2017年6月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马斯克从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位置上愤然离职。

自2016年11月特朗普参加竞选以来,马斯克便多次与特朗普会面,后者更是于未正式宣誓就职美国总统一职时,就邀请马斯克加入总统顾问委会员。

作为硅谷新生代偶像代表的马斯克,在多个方面与特朗普存在着意见分歧,而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则直接导致了两人的“反目“。

杀不死的特斯拉

在依靠奥巴马政府的“绿色能源“退税政策以及其它减税政策让特斯拉的步履维艰的困境得以缓解,因此对于马斯克而言,确保这一退税政策能够持续下去将成为维护特斯拉良性发展的一大助益,否则,特斯拉将承受严重打击。

不过在马斯克宣布退出白宫顾问委员会之前,以共和党人为代表的国会就已经开始盯上了“绿色能源“退税以及减税政策。共和党的税改方案目标之一就是”取消对特殊利益群体的减税,降低商业总体税率。“

《洛杉矶时报》评论曾表示”绿色能源“退税以及减税政策则是让已经非常富有的特斯拉消费群体又享受了一次大幅度减税政策,而这样的做法是用全体纳税人的钱为少数人买单。

虽然共和党人税改目标是出于降低企业利率的计划,但这样的做法将直接导致马斯克所领导的特斯拉利益受损。

不过在商言商,为了能够获得己身利益并求得长期发展,马斯克曾于2018年3月,发推文要求特朗普在汽车贸易方面向中国施压,以实现在华独资建厂夙愿。当然这是后话。

命运多舛

与特朗普分道扬镳之后,马斯克领导的特斯拉在2018年并不好过。

2017年Model 3的量产问题就一直存在状况,特斯拉当时给出的解释为电池模块装配线设施延误问题导致的该产品量产受阻。紧随其后的2018年前三个季度,由于各种原因,Model 3均未实现预期产能计划。

一直处于亏损和“烧钱“模式的特斯拉频繁的人事变动,也让市场对于特斯拉的经营稳定性不断提出质疑。在过去的五六年时间内,特斯拉约有大约50名高管离职。其中2017年为大约20名高管离职,2018年前四个月就有7名高管离职。

另外,2018年工厂着火、产品自燃也让特斯拉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对于工厂着火事件,特斯拉在内部公开信中表示,为一名公司员工对公司业务进行“广泛且具有破坏性的蓄意破坏”。

杀不死的特斯拉

马斯克也曾多次抱怨有很多机构“期待”特斯拉“死掉”,这其中包括华尔街做空机构(比如曾连续五年做空特斯拉的香橼)、油气公司以及其它品牌车企。为了能够保护特斯拉商业信息的私密性,马斯克做出了一项未经董事会同意的决定,不过也为其自身带来了不少麻烦。

去年8月7日,马斯克在推特发文表示拟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并且私有化资金已有保障。不过大约半个年月后马斯克就宣布放弃这一计划。而马斯克为此做出的代价是遭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的起讼,其本人将面临200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去职特斯拉董事长一职,三年内不得当选。

不过较为可惜的是,马斯克并没有因此吸取教训,“大嘴巴”风格一如既往。因对于2019年的预期产量推特发文而再次令SEC十分“恼火”,后者认为马斯克蔑视法庭,而马斯克本人或将因此丢掉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2018年,对于马斯克本人及特斯拉来讲都可以用“命硬多舛”来形容,不过需要看到的是2018年虽然存在着Model 3量产难题,但特斯拉在下半年却实现了盈利。另外此前连续五年做空特斯拉的美国做空机构香橼开始做多特斯拉,主要原因除了特斯拉在技术上的几乎“无人能敌”,还有就是看好特斯拉进入中国市场。

“扰局”中国车市

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园区内的超级工厂破土动工,而这距离其在上海签约、拿地仅仅半年的时间。

1月9日,克强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接见马斯克时,后者对于中国在如此短时间内完成一家汽车工厂全部程序的速度表示印象深刻。其欲将特斯拉上海工厂打造成全球范例,并表示他非常热爱中国。

杀不死的特斯拉

继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破土动工后,马斯克做出的进一步举措,即宣布全系产品官降。Model S、Model X和Model 3三款产品共计8款车型具有不同幅度的价格下降,最低降价空间从2.6万元-34.11万元不等。这样的做法也招致了老客户的强烈不满。

与官降一同公布的还有其在美国市场将关闭线下直营店,而转为线上销售的消息。对此马斯克本人也给予了明确的解释。

马斯克在给予内部员工的邮件中表示,2018年model 3的销售渠道主要为线上,78%的客户是在网上下单,82%的人在购买前未有试驾情况,因此线下部门所承担的试驾-下单转化的职能效果有限,基于这样的数据,纯线上销售的办法是可行的。

如今美国市场上的特斯拉线下门店已有关闭,而在中国市场上,特斯拉表示将于今年二季度开始停止销售人员提成,仅保留底薪,并且线下门店也将逐步关闭。未来将逐步实现线上销售。另外特斯拉中国官网已经可以实现支付宝支付线上购车。

不过公布这样的消息也就仅10天的时间,特斯拉又做出了全球范围内平均涨价3%的决定。涨价车型涵盖高配版Model 3、Model S和Model X,3.5万美元的基础款Model 3不包括在内,执行日期为3月18日。

另外特斯拉关闭的门店数量为此前宣称的一半,另外20%的门店正在接受审查,根据其在未来几个月的效率来决定关闭与否。

通过大幅压缩门店租赁支出、运营支出、产品专员团队的工资支出和试驾车队折损支出,运营费用进一步降低,整车的销售成本进一步降低,对于车型售价的进一步拉低也预留了空间。

对此,招商证券分析师表示,特斯拉的种种调整都十分稳健,而目前特斯拉正处于追求市场份额的阶段。前两个追求技术领先以及追求产能及利润的阶段已经实现,目前特斯拉所做的就是在第三个阶段——追求市场份额、挤压全球竞争者并通过控制成本部门来满足投资者需求。

杀不死的特斯拉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陈鸣波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特斯拉项目从去年签约、拿地到开工只用半年时间,充分体现了上海速度。预计今年5月完成总装车间建设,年底部分生产线就可以正式投产。

2月底,华尔街研究机构报告显示特斯拉正在从中资银行申请月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多亿元)的贷款用于上海工厂的建设,不过这一数据于3月8日又进一步更新,也就是特斯拉将通过中资银行获得的融资额度提升到约163亿元人民币。

特斯拉在华独资建厂已经多少令国内各新能源车企感受到了战争的硝烟。因中国政府去年出台《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其中有对于规划产能完成后才能再申请新电动车项目的要求,而这样的约束也从某种程度上令中国的新能源车企蔚来停止其在上海建厂的计划。

特斯拉的官降以及在华投资建厂也让某中国新能源车企负责人表示,特斯拉已经打到“家门口”,好日子马上就要结束。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人统治下,特斯拉在美国市场上多少有些不受待见,如今在中国汽车市场上能否“平步青云”,还有待时间的验证,毕竟“初来乍到”,难免会有些水土不服。

(责任编辑: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