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事故多发 是普通车辆两倍

2015-12-27    类型:行业    来源:新浪汽车    作者:综合报道

【摘要】目前汽车上最高大上的科技莫过于自动驾驶技术了,我们期待着它能引领我们进入到一个零事故的时代。但现在画风好像在向反方向发展,数据显示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率反而是普通车辆的两倍。

目前汽车上最高大上的科技莫过于自动驾驶技术了,我们期待着它能引领我们进入到一个零事故的时代。但现在画风好像在向反方向发展,数据显示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率反而是普通车辆的两倍。

20141011021732323.jpg

当人们为自动驾驶汽车写程序的时候,自然而然想到的肯定是要让它至少必须遵守交通法规,比如限速。但在欧美国家,大家普遍都会约定俗成地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 一定程度超速行驶,加快交通效率。所以如果是在并入这样一条车辆很多、拥挤混乱的高速路时,面对旁边飞速而过的车辆,自动驾驶车辆好像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随着事故的时有发生,像谷歌和卡耐基梅隆大学的相关研究人员也越来越多地开始讨论,我们究竟应不应该教它们不时地违反一些法律从而避免事故的发生。

通用-卡耐基梅隆自动驾驶合作研究实验室主任Raj Rajkumar说,在实验室内部其实一直持续存在着这样的讨论。目前来看,他们还是决定遵守限速的规定,保持谨慎的态度,并不想自动驾驶车辆因违法卷入事故,即使真到路上会被几乎所有的车不断超过。

去年,在一次自动驾驶凯迪拉克SRX的路试中,SRX在并入I-395州际高速公路之前都表现得非常好。而在并入I-395之后,SRX需要在约137米之 内跨过3条车道驶向五角大楼方向。虽然车上的摄像头和传感器可以360°探测周围的情况,但它不知道周围不停超越的其他车辆是否会让出足够的安全距离。所 以最终这次变道动作依然是人为完成的。

根据密歇根大学交通科学研究院的一份研究报告,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发生率是普通车辆的两倍。但自动驾驶汽车从来都不是过错方,由于行驶的社会车辆并不都习惯自动驾驶车辆行驶特点,事故往往为被后方来车不注意而发生的低速碰撞。

加 州在自动驾驶汽车的投放部署上主张保守和谨慎。就在最近的颁布的条例中,自动驾驶车辆也必须配备方向盘并配备司机,以便随时接管对车辆的控制,并要求相关 公司每个月都要上交对于其自动驾驶车辆表现的报告。对于这项可能推广到全美、制定自动驾驶汽车新标准的草案,一直在测试无方向盘、无油门踏板自动驾驶汽车 的谷歌甚是苦恼。

谷歌的“罚单”

谷歌一直在这方面一直走得比较靠前,谷歌已经决定明年将其自动驾驶汽车部门升级为独立的子公司,并推出Ride for Hire租车服务。

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其320万公里的路试中发生了17次的小事故,是密歇根大学报告中事故率最高的。当然这也许是因为谷歌测试的地点都在加州,而加州规定凡是涉及自动驾驶汽车的事故必须报告。

最近一次发生的事故在谷歌在加州的总部附近。一辆谷歌自动驾驶雷克萨斯SUV在路口红灯处准备右转,在缓慢向前移动观察路况时,被后方一辆同样想要右转的车辆以时速6km的速度追尾。事故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双方车辆也只是轻微受损。

还记得上个月,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因行驶太慢被加州山景城交警拦下,是首次自动驾驶汽车被拦下。谷歌汽车在一段平均时速将近60km的繁忙道路上以不到40km的时速行驶,使整条道路行驶缓慢。交警并没有开任何罚单,是啊他能开给谁呢?只是就交通安全隐患警告了车上的两名谷歌工程师。

警方表示,这种情况也许只能让自动驾驶汽车先靠边,让过其他车辆再继续行驶。宁愿谨慎一些是好事,但谨慎过头可能同样导致一些问题。但谷歌方面却不太认同,认为他们只是相对保守了一些,就像非常小心开车的学生或者老人,并不是造成安全隐患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谷歌也在努力使自动驾驶汽车的行为更加激进、贴近人类。比如在没有信号灯的路口慢慢向前移动,让其他车辆注意它将要下一个通过。所以谷歌汽车可 以自然地融入到车流之中,也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在做的事情已经为什么要做这些,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首席工程师Dmitri Dolgov说到,毕竟驾驶其实是一种社交行为。

循规蹈矩遭诟病?

IHS高级科技咨询主管、同样也是一篇研究谷歌如何在无人驾驶方面发展的文章作者Egil Juliussen表示,自动驾驶车辆的行为更普通人为驾驶确实很不一样。

尤 其是对于它们过快的反应速度,在探测到路边有行人可能会过马路时,可能会突然减速甚至停止。自动驾驶的车辆往往会在普通人不会踩刹车的地方忽然减速甚至完 全停下,对我们来说反应速度过快,很容易使得后方司机措手不及。这可能也是之所以发生了那么多轻微追尾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种解决方法是教会自动驾驶汽车去违反交通规则。比 如最简单的,为了躲避路边骑自行车、或者在道路施工的人而越过路中间的双黄线。更深一层说,就像许多伦理道德问题一样,在将要发生事故时如何解决对于生死 取舍的选择问题也同样非常棘手。比如,当前方突然出现满载学生的校车时,自动驾驶汽车是否该冲出悬崖牺牲掉自己的乘客,从而保护校车里的学生。

对于编写程序的工程师们来说,这确实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让自动驾驶汽车不必遵守法规,那么让它们违反法律到什么程度呢?但至少好的方面是,尽管可能会有不少事故,但人员伤亡可以减到最少,不会出现严重交通事故。

(责任编辑:李少晨)